Hello

【旻珍】打眼(下)

   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朴智旻从自己的床上醒来感觉头疼欲裂。他无意识地拍了拍柔软的被褥,听到声响的那一瞬才回过神来。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昨天晚上是怎么回来的了,只记得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和一双狡黠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“嘟嘟、嘟嘟”,来电铃声合时宜地响起,他赤着脚下床,从扔在地上的外套口袋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机。来电显示是智旻的小可爱,他按下了接听键,一道活泼的声音彻底叫醒了他。
       “智旻,我哥哥邀请我们周末去他家做客!我已经答应他了,你来嘛来嘛来嘛!”Adam是朴智旻的小男朋友,朴智旻当时鲜花加甜言蜜语攻势全开追了一个月才磨得对方松了口。可真等两人在一起了,朴智旻才觉得后悔,Adam实在是太娇气又小心眼了,他追求爱情更追求自由,被恋人束缚不是一种甜蜜的负担反倒是脖子上的枷锁,勒得他喘不过气。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哪个哥哥?我记得你没有亲哥哥。”朴智旻揉了揉自己脖子,睡姿不好的后遗症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落枕了,也许落枕了就有借口不用去见对方的亲戚。
       “哎我上次和你说过他的!我本来也不记得我有这么一个堂哥了,还是上次回本家的时候见到的,他人还不错的...”Adam声音突然压低,“我跟你说、他和我们是一类人。”
       真有趣,连续听到两个人说他和别人是一类人,什么时候他变得如此普通了。朴智旻一哂。既然都说是一类人了,那就见见吧。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什么时候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周六上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新丰小区三期7幢二单元301室的门打开的那一瞬间,朴智旻才明白何为命运。因为门内站着的赫然就是金硕珍。虽然对方这次没弄奇奇怪怪的妆头发也是正常的棕发,一身米黄毛衣显得近人又居家,朴智旻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。
       见两人都站着不动挡住了路,Adam不由催促朴智旻快点进去。两个人都换上拖鞋后,Adam跑去和自家哥哥问好,问他最近怎么样,留下朴智旻和金硕珍面对面尴尬。
        “...那个...哥哥好?”朴智旻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,他心虚地时候会无意识做这个动作。
        扑哧,金硕珍很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,他用眼神暗示他:不想叫可以不用叫。
        “您就是硕珍哥吧!堂哥一直有在我们这些小辈面前提起过您,哇果然是个大美人呢。诶疼疼疼。”Adam被堂哥揪着脸扯开了。
       “你在瞎说什么!”堂哥朝他低吼道,脸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。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帮你们泡茶吧。”金硕珍抿嘴一笑,离开了客厅。
       这下弄清原委的朴智旻感到哭笑不得,所以他是无意中上了自己对象哥哥的男朋友?

       “我跟你讲,硕珍哥比我哥还大两岁,那就是比我和你大整整五岁诶。”Adam即使坐在餐桌上了还不安分,跟个小孩子一样咬着筷子对朴智旻嘀嘀咕咕。
       “别背后议论人家,吃你的饭。”朴智旻打掉了对方的筷子,示意他好好吃饭。不知道为什么听到Adam议论对方的年龄让自己感到不舒服。
       正好金硕珍端着最后一盘菜上桌,他看到了这一幕,开口说小情侣真的很恩爱。一旁的堂哥见状,起身帮他解开了身上的围裙,Adam笑眯眯地看着他们说,你们俩也很恩爱啊。
        不过,Adam眼珠一转,哥你什么时候带硕珍哥回去见伯伯伯母啊。
        堂哥脸上殷勤的笑容因为这句话一下子冻住了,手上拿着围裙的动作也变得尴尬且做作。朴智旻见情况不妙,招呼大家赶紧吃菜,免得菜都凉了。
       整一顿饭四个人吃得各怀鬼胎,味同嚼蜡。

       饭结束后,Adam还有课要上,金硕珍说自己留在家里整理东西,而堂哥有车,就主动提出捎他一程,两人正好顺路,送完后去公司正好。四人在门口分别,朴智旻没有选择出门还是留了下来,违心地说他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。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撒谎。
       事实上金硕珍在做家务方面是一把好手,他也没能帮上什么忙,对方就已经搞定一切然后悠哉悠哉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。
       “他们俩出去了。”金硕珍努努嘴,“你不担心发生些什么吗?”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他们是你啊。”朴智旻没好气地数落道。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不一定。”金硕珍翘着脚坐在沙发上,拖鞋不好好穿着,手也不老实地压在大腿底下,指关节屈起顶着自己。“不如我们来做吧。”他用状似天真的语气问出这句话,回答他的是一个爆栗。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是在我家里,你胆子还这么大。”明明是指责的话语,却带出了宠溺的口气。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是胆子不大,能让你吃到我?”他无所谓地摇摇头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朴智旻眯起了眼睛,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人。
       “我又不傻。”金硕珍直起身在他嘴边亲了一下,又快速做回之前的姿势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戳我

       “那天其实我男朋友也在,只是他那些朋友不相信我们俩来真的。所以那天他生日,他们叫小姐在楼上包厢等他,我就一个人来了茶·色。就在我送你酒前,他还给我打了电话,让我早点回家。”
       金硕珍表情冷漠,仿佛说着和自身不相干的事,可他说这话时不愿看着朴智旻,而是望着落地窗外。现在是晚上八点,黑夜里有点点灯光,车灯、路灯、别人家里的灯。
       朴智旻见状揉了揉他头发,可这是别人家的家事,他也不能多说什么。但他又总得说点什么,不然这气氛快把他掐死了。
       “头发紫色呢。”
       “一次性的,洗了。”金硕珍偏头看了他一眼,眼睛里写着你傻吧。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棕色适合你。”
       “我准备下次染个粉色。”
       “那就轮到我给你点Pink Lady了。”

【旻珍】打眼(上)

        茶·色一到晚上就是这种霓虹灯亮起的颓靡样子,挽着手进出的红男绿女脸上挂着或多或少甜腻的笑容,其中也不乏心术不正的。
       就比如那个给自己点了Pink Lady的人,朴智旻感觉自己被羞辱了,这种女人的饮料点给自己,是在暗示他吗?他拿起酒,也不喝,就端着走到了那个染着暗紫色头发的男人面前。对方还画着妩媚的眼线,看到朴智旻脸色不善也就是笑笑,气场倒不减半分。
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给我点酒?”他将酒推到对方面前。
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很衬你的头发。”对方朝他抛了个媚眼。
       朴智旻听了这句话莫名觉得安心,先前的无名火也一下子被浇熄。
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同类。”他的眼神直勾勾看到朴智旻心底去,“和他们不一样。”手指了指舞池里扭动的男女。
      “哪个方面?”朴智旻笑笑。
      “性向。我闻得出来。”他还可爱地皱了皱鼻子。朴智旻觉得他的妆有些欲盖弥彰了,洗掉那些化学物品后,应该是一副清秀的皮囊。
      “你...觉得我喜欢男人?”
      “是的,而且,”对方用手勾了一下朴智旻皮衣里面的低领打底,“我们互补。”

戳我